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中國科學院定點幫扶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26年

“喀斯特樣本”亮了

2020-05-29 中國科學報 韓揚眉 趙廣立
【字體:

語音播報

雨后的環江站生態觀測區 趙廣立攝

  5月25日一早,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以下簡稱環江縣)下起了大雨。該縣氣象臺隨后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提示3小時內多個鄉鎮將出現40~60毫米的強降水,可能引發山洪、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

  環江縣地處峰叢洼地,即“群峰叢中的洼地”,是喀斯特地貌的典型特征之一。世世代代的毛南族人將田舍砌在這里,不僅飽受旱澇之苦,長期耕作引起的石漠化也讓他們本就艱苦的生活變得更加嚴峻。

  但前不久,經評估,這個全國唯一的毛南族自治縣實現了整族脫貧,習近平總書記對此作出重要指示。

  環江縣委書記黃榮彪發朋友圈“點贊”:毛南族整族脫貧離不開中國科學院的傾力幫扶。

  而這一切要從26年前,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以下簡稱亞熱帶生態所)的科研人員走進環江縣說起。那時,他們立下“軍令狀”:既要綠水青山,又要金山銀山。

  肯福模式:異地搬遷斷窮根

  1994年,為響應全國“八七扶貧攻堅”號召,中國科學院承擔了環江縣的扶貧開發工作。這個擔子落在了亞熱帶生態所的肩上。

  環江縣地處我國西南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帶,四周環山、中間洼地和石漠化是主要特征。世居于此的毛南族以種植玉米、紅薯等作物為生。

  “到處都是石頭。為了生計,農民在石頭縫間僅有的土壤上種玉米。”亞熱帶生態所研究員王克林回憶起初次來到環江縣下南鄉古周村的場景,仍會感到心酸。

  耕地越來越少,出露的石頭越來越多,老百姓越來越窮,這一惡性循環的原因何在?經過一番調研,科研人員發現,問題就出在當地世代種植玉米的耕作方式上。

  喀斯特地貌是碳酸鹽巖地質基礎,具有地表—地下二元水土過程的特征,這使其自身保水固土能力差,且對人為干擾非常敏感;而玉米種植每年都要翻動土壤,對土地擾動很大,土壤地下漏失嚴重,導致更多巖石裸露在地表上。久而久之,老百姓將無地可種。“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王克林等人基于對這里生態承載力的研究,作此論斷。

  如何既減緩石漠化,又能保障老百姓的生計?王克林等人建議,切斷惡性循環的鏈條,在環江縣城北3公里處、以土山為主的肯福屯開展“異地扶貧”試驗示范。

  1996年,在亞熱帶生態所、廣西壯族自治區科技廳和環江縣政府等的共同推動下,環江下南、上山、木倫、龍巖4個大石山區鄉鎮的97戶513名貧困群眾來到肯福屯,建立了“環江生態移民示范區”。

  參與肯福示范區建設的還有亞熱帶生態所研究員曾馥平。1998年,他被派駐到環江縣任副縣長。曾馥平告訴《中國科學報》,異地搬遷只是第一步。當時的肯福屯還是雜草叢生的荒山野嶺,要想脫貧致富,必須發展可持續的生態產業。

  觀測研究了水土條件、環境承載量等生態數據后,王克林、曾馥平等人開始在肯福修建等高梯土,在山坡中下部緩坡地帶試驗種植柑橘、甘蔗、蔬菜等經濟作物。

  經過不斷的摸索試驗,他們在占地4600畝的肯福設計了適應該區域水土資源特點、可健康持續發展的水果、甘蔗、畜禽、蔬菜四大生態產業,并采取“科研單位+公司+示范基地+農戶”的創新模式,開展企業化科技扶貧。

  “異地扶貧”成效顯著。2018年,示范區人均純收入從1996年不足300元提高到12180元,超過了全縣和周邊地區的平均水平,示范區內無一戶移居村民回遷。這一模式后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稱為“肯福模式”。

  如今的肯福,滿山坡的紅心柚、沃柑、板栗等經濟林果,瓜果四季更替。而山邊那座低矮磚瓦平房——王克林和曾馥平當年的“大本營”,銹跡斑斑的門窗和字跡愈發褪色的木牌訴說著中國科學院扶貧工作者的艱辛歲月,見證著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復合農牧:就地發展可持續

  肯福生態移民富了,留在大石山區的人咋辦?這里的生態系統比土山區的肯福屯更脆弱,更易水土流失。

  過去,為了蓄水保土,毛南族人的老辦法是圍砌梯土。但王克林團隊調研發現,這種方式起效甚微。因為石山峰叢的水土以向下垂直漏失為主,而順坡水平流失很小,在沿坡圍起來的巖窩土里種玉米根本留不住水土。

  在這個人地矛盾突出的地方,一方面要開展生態重建和恢復,另一方面要保障生計。在科研人員看來,必須做生態系統服務的權衡與集成。

  基于喀斯特生態功能的研究,他們提出“種草養牛”的保護性發展模式。“牧草是多年生植物,只在種植時翻耕一次,大大減少了土地擾動;一畝牧草能養活一頭牛,賣牛能增加農民收入,牛糞可用作有機肥和生產沼氣,一舉多得。”曾馥平說。

  不過,起初老百姓并不買賬:“祖祖輩輩都種玉米,不種我們吃什么?”

  后來,他們找來一些外出打工返鄉的村民先干起來,手把手地教他們。一年下來,這些村民養上四五頭牛,能凈賺七八千元,比種玉米收入多出10多倍。

  環江下南鄉下旦原生態養殖專業合作社負責人譚遠向是較早一批敢于“吃螃蟹”的農戶。過去,他的家人養過一兩頭牛。在政府的推薦下,他開始擴大規模。

  “不用擔心風險,整個鏈條有政府做保障:養殖環節,政府給買了保險;推銷環節,政府幫忙找銷路。此外,還有科技專家作指導,現在每年出欄200~300頭,比種玉米收益好得多。”譚遠向告訴《中國科學報》。

  包括譚遠向在內的一批農戶的成功,讓老百姓相信了政府和中國科學院的專家,紛紛要求學習“種草養牛”。

  為了讓那些喪失勞動能力的貧困戶也能脫貧致富,在環江縣政府支持下,王克林團隊創造性地提出“貸牛還牛”模式——這些貧困戶只需養殖自己無息貸得的菜牛或者將其委托給家庭農場、合作社等代養,牛一賣就能拿到分紅。

  “他們穩賺不賠,比打工輕松得多。現在我們鄉里外出打工的人少很多了。”譚遠向也提供著“貸牛還牛”的服務。多年來,他目睹了家鄉的變化、鄉民的改變。

  如今,“菜牛產業”已成為環江的一張名片,菜牛銷往廣州、深圳等大城市。據統計,2018年環江縣出欄商品菜牛4.5萬頭,產值達到4億多元。

  后來,他們又發展“種桑養蠶”、推廣生態高值的中草藥,形成了一個個“近自然的農林牧復合系統與保護性發展模式”示范。

  王克林表示,這種復合農牧生態系統,被證明能夠兼濟生態恢復與特色產業發展的平衡,實現脆弱地質環境下人與自然和諧相處,開啟了喀斯特貧困區域高質量綠色發展的新探索。

  當了24年副縣長,曾馥平被當地人親切地喊作“毛南兄弟”,稱他是“真扶貧”;2017年,王克林在環江縣30周年慶典大會上被縣委縣政府授予“榮譽縣民”。

  談及“扶貧經驗”時,曾馥平最大的感觸是要給當地百姓帶來新理念——既要考慮市場經濟效益,又要兼顧生態環境保護,“不進行一窩蜂盲目開發”。

  “中科院有多學科‘兵團作戰’的優勢,尊重自然規律、研究扶貧的科學規律,脫貧這事兒就成了。”王克林補充道,“環江模式探索了喀斯特區域生態產品價值與美麗中國的實現路徑,表明保護生態環境和發展經濟是可以平衡、共存甚至是相互促進的。”

  天然樣本:扶貧科研雙豐收

  更令王克林自豪的是,通過扶貧,他們“也從科技界‘脫了貧’,還成為了國際喀斯特生態研究領域優勢和主要貢獻團隊”。

  但這一切,他在26年前并未想過。只是當看到環江的喀斯特景觀時,源自一名生態學科研工作者的“直覺”驅動,他本能地意識到:“這里的研究樣本獨一無二,當時很少有人針對中國西南地區喀斯特生態開展長期系統性研究,我們做起來就‘有飯吃了’。”

  科研人員的直覺并非憑空而來:中國西南喀斯特地貌出露面積最大、發育最強,同時也是人地矛盾最尖銳的一個地區。該地區脆弱的地質背景制約著生態系統恢復,需要生態系統與遙感監測結合的大樣本監測數據支撐。

  在扶貧工作間隙,他們從小型試驗和調查做起。

  2000年,時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陳宜瑜一行來到肯福考察后提出,中國科學院扶貧工作不能滿足于買買樹苗、修修路,一定要面向區域資源環境特點,研究扶貧開發中的科學規律,為區域發展和農民脫貧致富提供科技支撐,為國家扶貧攻堅提供宏觀決策支持。

  王克林對此牢記于心,并付諸行動。

  2005年,時任中國科學院常務副院長白春禮來考察并指示,“你們最大的優勢是國家需求,要盡快申請加入中國科學院生態系統網絡和申報國家站。”經過充足的準備,當年,亞熱帶生態所廣西環江喀斯特生態系統觀測研究站(以下簡稱環江站)正式通過審批,成為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

  依托環江站,科研人員積累了大量野外調查、實驗和理論研究數據,為喀斯特山區扶貧開發與生態建設提供了堅實的科學基礎。2014年6月,環江喀斯特地貌成功入選世界自然遺產地。

  今年,“喀斯特樣本”將為“十四五”石漠化治理國家規劃與南方生態屏障帶建設提供系統性科學方案與科技支撐。

  王克林說,接下來,一方面他們脫貧不脫責,繼續鞏固脫貧成果;另一方面喀斯特貧困地區還有更多科學問題亟待破解。為此,環江站正在構建瞄準國際高水平的喀斯特關鍵帶結構—過程—功能綜合觀測研究平臺,國內外研究團隊紛紛與他們開展合作。

  “世界上的喀斯特生態研究,再也無法繞過中國西南。”王克林話語間自信滿滿。

  當前,亞熱帶生態所喀斯特研究團隊關于喀斯特生態的國際論文占全球的20%,成果發表在諸多國際高水平期刊上,已成為國際喀斯特生態研究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未來,王克林還有更大的“野心”:“‘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喀斯特地貌占全球的70%。圍繞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我們希望把中國綠色修復模式和技術推向有需要的發展中國家。”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20-05-29 第1版 要聞)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网上正规的彩票网站-首页